首頁>農業和農村委員會

既要“釘釘子”又有“繡花功”——全國政協“鞏固脫貧成果,防止和減少脫貧后返貧”專題調研紀實(云南篇)

2019-07-12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脫貧進入攻堅期,戰鼓聲聲催人進。今年8月,全國政協將召開以“鞏固脫貧成果,防止和減少脫貧后返貧”為議題的雙周協商座談會。為了籌備好這次雙周協商座談會,全國政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先后組織委員組成2個調研組踏上“征程”,選取脫貧攻堅主戰場云南和甘肅兩省開展鞏固脫貧成果的專題調研。

全國政協委員們一直十分關注脫貧攻堅工作。行前,委員們專門到國務院扶貧辦進行了專題對接和溝通,了解全國脫貧攻堅戰的基本情況,聽取國家層面在鞏固脫貧成果,防止和減少脫貧和返貧方面的工作考慮和政策安排,也收集了不少甘肅、云南兩省脫貧攻堅工作的典型案例材料。

6月中旬,委員們帶著問題和思考趕赴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開啟了為期6天的調研之旅。

算好脫貧賬走好致富路

脫貧攻堅越到緊要關頭,精準脫貧的重要性就愈發凸顯。“進村入戶,走訪調查,看看現在的貧困戶還有哪些難題”,是調研組成員的一致想法。

調研第一天,調研組馬不停蹄地前往位于中緬邊境的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隴川縣。廣袤的田野里,甘蔗正沐浴著陽光節節拔高,豐富多彩的文化墻,昭示著這個小縣城近些年來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

走進戶撒鄉坪山村傈僳族村民麻四家,裊裊炊煙引著委員們來到廚房。廚房里雖是水泥地,卻被女主人打掃得一塵不染,家里電磁爐、電冰箱等已經配備齊全,但燒水依然用煤炭起火,房梁上掛著的熏肉,靠著炭火的煙氣絲絲入味。“習慣了這樣燒水,有火家才旺。”女主人笑得有些靦腆。

據了解,幾年前,麻四家還僅靠幾畝水稻維持一家四口的生活,如今大閨女嫁了人,家里的5畝地種植甘蔗年收入8000余元,此外靠著政府補助種了6畝煙葉、草果,養了10頭黃牛。

“現在生活好得很,兒子也去昆明讀大學啦。”麻四和愛人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被問到一年總收入多少,麻四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還沒算過的。”但“建檔立卡戶精準扶貧明白卡”為他家清楚地記錄著,去年一年麻四一家年收入32748.99元,向縣扶貧辦申請了5萬元小額貸款發展烤煙產業。種植煙草,收到云南煙草集團給予的種植烤煙指標3.5畝補貼1178.8元……

調研組成員邊和麻四嘮嗑,邊動手算起賬來。“麻四家脫貧穩穩的!”全國政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副主任張效廉第一個算好賬,一拍沙發把手笑著說,其他委員也頻頻點頭。

隔壁施麻果家相比麻五家顯得更“氣派”些,小院打理得干凈整潔。麻果的生活壓力有些大,2個兒子都在上學,父母跟著自己住,還有一位盲人弟弟需要照顧。

剛進屋,記者就聽見委員們連連夸贊施麻果“有頭腦”“有思路”,原來,施麻果在草果地里偶然發現了一種名貴中草藥“蟲樓”,這種藥材具有很好的消炎作用,一斤能賣到2000余元。施麻果在自家院里開辟出兩畝地專門種植蟲樓,去年一年就賣了七八斤。

聽到北京來的“領導們”的稱贊,施麻果樂得合不攏嘴,趕忙拉著委員們來到后院,指著一片空地說:“這片地我已經打理好了,開春準備撒上蟲樓種子,多種些!”

“脫貧成果的鞏固,關鍵是立足資源優勢,做好接地氣的產業培育。農民想干什么?干什么能夠穩定、持續地保障他的收入,這是鞏固脫貧的關鍵一招。”甘肅省農業科學院院長馬忠明有感而發。

“現在的政策好,我在前年6月貸款了3萬元買了蟲樓種子,明年6月還,還免息。”施麻果的話引起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原副理事長于革勝委員的興趣,他一路上一直很關注農村小額貸款問題。

“小額貸款能幫助很多像麻果這樣愿意干活且有能力的農村年輕人,政策還是要鞏固一段時間,甚至要長期保持,保障農村的可持續發展。”于革勝如是說。

脫貧要做足“業”字文章

貧困戶中,像麻五、施麻果這樣既有強烈的脫貧愿望、也有勞動能力,在政府幫扶下實現穩定脫貧的不在少數,但仍有一些因缺乏勞動力、因病因殘等導致的深度貧困戶讓扶貧干部牽掛。

為改變農村產業小、散、弱的現狀,德宏州瑞麗市戶育鄉大力發展集體經濟,他們通過入股的形式成立了戶育崩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統籌鄉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

一進公司,濃濃的百香果香味撲鼻而來。“這是公司引進實施的7個項目之一,目前整個各類項目資金達3194萬元。”公司負責人邊走邊指著周圍的果筐、山泉谷米等產品驕傲地說,這都是我們公司合作生產的。

“解決貧困問題,最終還是要靠龍頭企業來帶動,實現小農戶與現代大農業的對接。”烈日當空,委員們頭戴草帽走在田間地頭,雖汗流浹背,仍熱烈交談著自己的所見所感。

“村民收入越多,才越有干勁。”公司負責人告訴調研組,“隨著公司的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薄弱、農戶創收難等基層困難和問題正在逐步改善和解決,第一年村民分紅的16.4萬已經發放到戶。”

“真正脫貧,恐怕就要在‘業’字上做文章。一是產業,二是就業與保障。”張效廉說。

“要讓農戶學到真正的技術,這樣他們才能不完全依賴公司,做到真脫貧、穩脫貧。合作股份不是一次投資無憂,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要注重村集體經濟發展的后續管理。”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原副主任崔麗委員的話引得公司負責人的共鳴。

“創建農民專業合作社、龍頭企業,引進高端農業項目,人才是關鍵。”山東省政協副主席劉均剛委員的一句話讓瑞麗市扶貧辦主任黃益來了精神,“走,這就帶你們去看看扶貧‘明星’!”

地處瑞麗市西北部的勐秀鄉戶瓦村是一個景頗族聚居的邊境貧困山村,村委會對面就是緬甸,僅有一條小河作為分界線。黃主任口中的“明星”段必清正在養雞場記錄著各個階段雞苗的生長情況。

據了解,戶瓦村現有農戶424戶,以前主要以種植甘蔗、水稻、玉米等農作物和養殖家禽、大牲畜為主。自從來了個“細皮嫩肉”的村官段必清,為村里的脫貧致富帶來了新思路——綠色生態雞養殖。

一人富了不算富,2014年,段必清成立合作社帶領村民共同致富。村里也加大扶持力度,助力“村官雞”做大做強。

“‘村官雞’既帶動更多的群眾特別是建檔立卡貧困戶發展養殖增加收入、脫貧致富,每年還為村集體增加收入6萬元。”戶瓦村相關負責人介紹,“這既解決了村集體經濟薄弱的問題和‘無錢辦事’的難題,也讓村黨組織在群眾中的地位和威信提升了。”

說起創業路,段必清打開了話匣子。這個原本在家里很少干活的城里娃創業伊始也拿起了鋤頭,和工人們一起填平了租來的山地,開辟出進入養雞場的道路,自己砍竹子搭雞舍,手上厚厚的老繭是他創業留下的“紀念品”。

臨走時,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植物檢疫研究所所長朱水芳委員拉住段必清的手,“來,小伙子,我們合張影吧!都有創業經歷,我知道你的不易啊。”其他委員也都紛紛過來“求合影”。

“小伙子不容易,脫貧攻堅需要這樣有文化、有頭腦、有闖勁的致富帶頭人!”委員們深深地被小段9年的艱辛創業歷程所打動。

“這樣的農村致富能人還比較緊缺,也是制約農村經濟發展的一大瓶頸。所以,加強農村致富帶頭人隊伍建設,在政策上給予一定傾斜,最大限度地發揮他們對貧困人口的示范引領、輻射帶動作用,對打贏精準扶貧脫貧攻堅戰有重大意義。”德宏州扶貧辦主任陳力說。

“懶漢”脫貧先“脫懶”

授人以魚,三餐之食;授人以漁,終生之用。扶貧工作有難度,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貧困戶本身缺乏主觀能動性,存在著“等、靠、要”的懶漢思想,即使脫貧也是暫時的脫貧,所以說,扶貧先扶志,脫貧先脫懶。

“德宏州根據不同致貧原因統計數據,其中因病致貧788戶,因缺乏技術致貧633戶,因自身發展動力不足致貧600戶……”

來到德宏州的首場座談會上,于革勝打斷了州扶貧辦相關負責人的匯報,“在自身發展動力不足這方面你們將采取哪些措施?怎樣增強他們的技能和能力?如何增強他們的內生發展動力?”

面對層層追問,扶貧辦相關負責人也毫不含糊,“我們主要有這么幾個措施。一是加大勞動力轉移培訓就業,二是加大勞務輸出,三是云南省開展了自強誠信感恩的專項行動,通過轉移就業,提高他的勞動技能,比如說舉辦一些專題的培訓。”

“你們說了那么多幫扶措施,有沒有通過幫扶教育,真正喚醒了這些懶漢的具體案例?”率隊的全國政協副主席、民建中央常務副主席辜勝阻繼續追問。

芒市一個駐村干部接過了話題,“我想起了剛下村入戶時碰到這樣一戶人家,敲了半天門才開,一看人趴在地上醉得一塌糊涂。經駐村干部介紹才得知,戶主有嚴重的酗酒惡習,酒后經常打罵家人。”

“當時看他家的房子都有些傾斜了。回來后我們找到他家的結對幫扶人,先幫這家申請了危房改造補貼,此后定期到他家走訪,鼓勵他參加‘自強、誠信、感恩’主題教育和先進典型現身說法等活動。一年后再去,他真的像變了個人,正在家門口做木工活,整個人都有活力了,家也經過整修煥然一新。”扶貧干部語氣也加重了些,“這種案例對我們這些在扶貧一線的干部也是莫大的鼓勵啊。”

“我們希望聽到更多貧困戶這樣的轉變。”委員們表示。

說起“懶漢”,常年在扶貧一線“摸爬滾打”的陳力有些恨鐵不成鋼地激動:“幫扶單位購買種牛種羊,交由企業或合作社集中管理,貧困戶全程不參與,到了年底坐等分紅;小額扶貧信貸,錢不給貧困戶,統一交由企業使用,貧困戶定期‘領’利息;用于發展產業的財政資金,最終被買了商鋪,每月將租金返還給貧困戶……類似簡單化‘分紅式’扶貧我是見過的,這樣絕對不行!要讓貧困群眾意識到,只有靠勤勞的雙手才能創造美好生活!”

“脫貧攻堅不只是扶貧干部的事情,更是貧困戶自己的事情,在政府和社會各界的幫扶下,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增強貧困戶自身的造血功能,才能真正使群眾走上穩定脫貧的道路。”委員們表示。

“搬”出來的幸福生活

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后,能否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有沒有為搬遷群眾創造更為便利的就業、入學、看病就醫的條件,群眾的幸福指數是否提高了?這些都是委員們此次調研中特別關心和重點調研的問題。

從小生活在芒市軒崗鄉筠竹園村的楊明方從沒想過自己這輩子會成為一個“城里人”。走進他家,寬敞的小院足有100余平方米,進門右手邊是他們的生活區,推拉玻璃門被擦得一塵不染。

楊明方原來不是沒有想過要搬離村寨。地處深山區的筠竹園村生產生活條件實在是太艱難了:不僅地質災害頻發,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也十分落后,連用電和飲水安全都難以保證,但怎么搬?搬哪里?搬了后生計有無著落?楊明方不敢多想。

隨著國家易地搬遷政策的實施,楊明方所在的村2017年春節前整體搬遷到鄰近鄉政府的安置點——軒崗鄉紅色新村。

據悉,云南省目前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總規模達99.5萬人,其中包含新增的34.5萬人、原納入國家“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規劃的65萬人。目前全省共建成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安置房161260套,65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已全部實現入住。

“搬遷后和原來的生活最大的變化是什么?”辜勝阻問。

“房子好了,娃娃上學條件也好了。”楊明方不假思索地說。楊明方讀小學的女兒補充道:“現在的路平平的,離城里也近,想去就去。我們吃的用的也比原來好啦。”辜勝阻副主席笑著摸摸小女孩的頭說:“將來你們的交往范圍、眼界也都會更寬廣。”

“搬遷解決了老百姓住房等基本生活保障問題,如何帶動搬遷群眾增收致富才是關鍵。”

“是啊,挪了窮窩,更得斷了窮根。”

“加大產業幫扶才能解除群眾后顧之憂,實現在家門口就業。”

“要加大對年輕人就業培訓力度,讓他們掌握一門實用技能。”

委員們你一言我一語地交流著各自的看法。認真“聽課”的楊明方這時也忍不住說出了自己的“難處”:“搬過來好處雖多,但因為這邊沒地,種地、養牛還要回老宅子那里,每次走過去要兩個多小時咧!”

“這是一個普遍問題。貧困村的幫扶干部責任重大,必須要在實地調研、多方征求意見的基礎上,搬遷后續方案要跟上。如果易地搬遷后,產業配套跟得上,農戶才能不再去理老宅子的一畝三分地。”馬忠明委員表示。

“搬出來只是第一步,關鍵還得有發展,解決搬遷戶子女入學問題、保障醫療問題也不容忽視啊。”劉均剛如是說。

“易地搬遷最怕急功近利,抑或簡單冒進。只有因地、因戶施策,才能助力脫貧攻堅,給鄉村振興帶來更多活力、更足動力啊。”于革勝回應道。

“熱感受”后的“冷思考”

由于歷史原因和地緣原因,德宏州發展不平衡仍然突出,州內貧困現象依然存在。貧困群眾持續增收、穩定脫貧、長效鞏固的基礎還不牢固,遇到變故返貧的風險依然較大。脫貧摘帽與鞏固脫貧成果兩方面的工作需要統籌考慮、同步推進,一路上,委員們為此沒少出謀劃策。

貧困地區往往偏遠,但即使偏遠,調研過程中,村民們對黨中央的扶貧政策也都講得頭頭是道。

對脫貧攻堅之熱,委員們內心欣慰。但,“冷思考”才是委員們調研的重頭戲。

脫貧攻堅已進入攻堅拔寨的關鍵時期,鞏固成果和打贏戰役同樣重要,這是委員們和地方達成的共識。但落實到鞏固脫貧成果中的具體問題,委員們又因專業領域不同,關注點各有側重。

“辛辛苦苦奔小康,一場大病全泡湯。”雖是一句玩笑話,卻道出了老百姓內心的擔憂。因病致貧返貧是扶貧攻堅中的“堅中之堅”,防止百姓“病根”變“窮根”,健康扶貧至關重要,這也是崔麗一路上最為關心的問題。

“大病致貧返貧最主要的原因,是農村家庭的經濟抗風險能力低,而醫保大病報銷以及大病救助有時不足以為他們提供有力的保障。”崔麗提出,啃下因病致貧返貧這塊“硬骨頭”,治大病的同時更要防慢病,將“防病致貧”關口前移,減少因病致貧返貧“后備軍”,長效鞏固脫貧攻堅成效。

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崔麗認為,在逐步提升醫保水平的同時,還應提升農村醫療水平,讓優質醫療資源下沉到基層,為基層群眾提供及時、優質的醫療服務,促進醫療資源的公平化。

如果說健康扶身,那么教育扶的是心。提起脫貧攻堅,教育扶貧是永遠繞不開的話題之一。

教育扶貧牽住了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的“牛鼻子”,它融合了“扶智”“扶志”與“扶貧”,是斬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根源。

“教育扶貧是關鍵,能夠最大限度消除貧困。把孩子培養出來,一個孩子就能帶動一個家庭,一個家庭又能影響另一個家庭。”委員們表示。

“政府和社會組織要將教育扶貧作為突破口,從思想和職業技能上,幫助貧困群眾樹立脫貧的信心。相對于經濟扶貧、政策扶貧、項目扶貧等措施,教育是打好脫貧攻堅戰的根本。”

一路調研下來,委員們見到、聽到了很多德宏州的特色產業,比如咖啡、煙草、中草藥等,但扶貧產業零星化、產業收益低效化讓朱水芳看著“著急”。

“做強做大這樣接地氣的扶貧產業,可以考慮和一些大型企業合作。要為這樣的特色產業做出長期規劃,確保扶貧產業規范化、規模化、科學化健康發展。”

“鞏固脫貧成果既要有‘釘釘子’的精神,又要有‘繡花功’的耐心。”朱水芳感慨道。

調研組一路走來,脫貧攻堅的話題依然在繼續,對于鞏固脫貧成果、防止返貧風險,委員們還有太多的牽掛,他們希望帶著更多的問題和思考去到雙周協商座談會的會場……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北京pk10开奖直播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