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委員風采

李有毅:掌燈前行

2019-07-02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李有毅簡介: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十二中教育集團校長,正高級教師、數學特級教師。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全國先進工作者,首都“三八”紅旗獎章獲得者,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

有諺語說,教育的本質,不是把籃子裝滿,而是把燈點亮。

大學畢業后,李有毅出了校門,進的還是校門,一直沒離開過。

找李有毅,也得去學校。

6月26日,北京中考最后一天。當天艷陽高照,地面蔥郁寂靜。

尤其在豐臺區益澤路的北京十二中本部校區里,仿佛悄無一人的安靜。這里是北京中考考點之一。此時在教室里,中考考生們正凝神答題,老師們正認真監考。

跨過校區大門,一抬眼,能在正對校園大門的電子屏幕上,看到大紅喜報的內容———

“熱烈祝賀我校理科考生黃子晴同學高考取得721分(裸分711分),吳宇軒同學取得裸分704分的優異成績。”

盡管不宣傳高考,但今年北京市十二中取得好成績的消息,還是不脛而走。北京家長訝異的目光開始從東城、西城、海淀這些傳統教育高地挪開一會兒,轉向京西,注目到這所誕于民國、位于豐臺的市級重點中學。

超期“服役”

1934年,盧溝橋南永定河東岸龍王廟內,宛平簡師成立。是為北京十二中的前身。

僅僅3年后的7月7日,一聲槍響,盧溝橋事變,中國全面抗戰打響,部分簡師學生參加了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游擊隊。期間,被日軍轟炸校舍毀壞,簡師遷至豐臺鎮東安街。1949年簡師和北平人民一道迎來了古老城市的脫胎換骨,新中國成立那天,全校師生在天安門參加了開國大典。

1951年更名為北京市第十二中學后,在歷任校長帶領下,學校創辦了全國第一所校辦工廠,建立了全國第一個中學心理教研室,在全國率先開設形體課、心理課和綜合實驗課,有人稱其為教育界的“小崗村”。

2006年從前任校長手中接過“接力棒”,13年里的每一天,第十任校長李有毅過得并不輕松。因為對守成者而言,既要延續創業期的光榮傳統,又不能只走老路。

尤其,近些年隨著集團化辦學的推進,教學規模一再擴大,昔日的十二中早已經僅非一所學校,加速形成了一校七址、跨越幼小中高四個學段的教育集團。

盤子變大了,李有毅要操心的事就更多了。尤其6月招生、考試季,是學校工作最繁忙的時期。

去的時候,李有毅正忙碌著,一會兒接打電話,一會兒有人來找,這兒怎么安排、那兒如何布置,都得她最后定奪。隨著肢體幅度的變化,她胸前的監考證也來回晃動著。

終于安定坐下來,李有毅說起高考佳績,清晰緩慢地回憶著,“1986年十二中有過這樣的好成績,到現在時隔33年了吧。”交談間,她一直與對話者進行著眼神交流。眼神里,沒有陌生的打量和遙遠的審視,仿佛相識已久,正在上她擅長的數學課。

教育難以量化。分數不能說明一切,但總能證明一些。尤其在高考競技場上,分數的分量不言而喻。

不少北京家長對位于教育“洼地”的豐臺開始刮目相看。“洼地?!”懂行的家長一語道破:“那可是十二中哎!”

北京十二中相當于豐臺區基礎教育的“好學生”。論分,一直位列北京中學教育的第一梯隊;論素質,每個學生都掌握一項體育運動技能,參加一個學校社團;論榮譽,它幾乎囊括了北京市示范高中在科技、體育、藝術、心理、社會實踐等方面的所有榮譽和高端項目。

有實力,卻低調,是學校的風格,也是第十任校長李有毅的氣質。花式樸素的短卷發下,安靜面孔上不見脂粉痕跡。深藍色短袖外套的領口處,露出的一截黃綠碎花領子,是這位正高級教師、北京市杰出校長全身上下最打眼的裝飾了。

高考前,這位64歲的老校長向上級遞交了辭呈。已經超期“服役”9年的她打定了主意,不論高考考得好不好。一早選擇這個時機申請退休,也因為有一層顧慮:“萬一考好了,不放我了怎么辦?”

拼命

第一次遭到明確反對,是在李有毅剛當副校長時。

1999年,帶完了一屆的高中班,李有毅被提拔為主管教學的副校長。一次會上,她對全體教職員工提出了“工作第一、家庭第二、身體第三”的要求,當時底下一片嘩然,反對聲不斷。

李有毅折中地換成了“工作家庭生活三個第一”的提法。作為數學老師,她也承認,“三個第一的提法其實并不符合邏輯。”

剛當副校長時,姐姐幾乎天天給李有毅打電話:“有毅,我們不贊成你當校長,你是搞業務的。當時你調到北京的時候,父親認為你能搞業務,否則都舍不得你走……”

李有毅不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她的丈夫是恢復高考后的第一屆大學生,博士畢業后留在了北京。為了解決長達7年的夫妻兩地分居問題,41歲她才從安徽蕪湖調入北京。

那時,李有毅是蕪湖市重點中學十二中的數學老師,從教已有14年,還是最年輕的蕪湖市政協常委。

調入北京前,李有毅被蕪湖市委組織部長找去談話,告知她已是蕪湖市教委副主任的后備人選。

是在家鄉繼續奮斗,還是到北京重新開始?經過家人“表決”,李有毅決定:去北京當一名普通老師,以業務立本,肯定能站穩腳跟。

在北京十二中的一節試講課上,學生們被李有毅的南方口音逗笑了一片,但結束時的掌聲熱烈。李有毅信心十足地告訴丈夫:十二中肯定要自己。“課講得成功不成功,我還是能感覺出來的。”第二天,錄用通知電話就追來了。

自此,李有毅住進了北京十二中的六人集體宿舍,帶高一普通班的數學課。

教得好不好,學生最清楚。第一年學生無記名投票評價老師教學,李有毅排在全校第三。高三時,李有毅帶的普通班的數學成績遠高于豐臺區平均成績,全校震驚了。

“很累,累到什么樣?從沒有晚上12點前睡過覺,每天晚上都要備課。”因為家遠,她干脆在學校集體宿舍住了6年。

十二中有“師帶徒”的教學傳統。周瑾是李有毅帶過的徒弟。一次,李有毅腰椎間盤突出起不來床,周瑾去宿舍給她送飯。推門進去,只見兒子跟著李有毅待在宿舍里,電飯煲擱在地上,屋子里一片凌亂。“就這她都不回家,戴著腰帶還工作呢。”

剛參加工作時,李有毅的父親要求她每天提前半個小時到單位打掃。工作上,他不允許女兒有任何的不努力。父親以工作為重的觀念,深深影響了女兒。

父親的叮囑實現了,“一定在業務上站住腳!”2005年李有毅被評為“北京市特級教師”。從外地到北京評上特級的,有人說,李有毅你是頭一個吧。

成為教學副校長后,李有毅還在教學一線摸爬。同時,她負責學校對第八次基礎教育課程改革的規劃實施工作,帶著十二中向前跨越。

拼不拼命是個人的事,如何帶好隊伍是帶隊者的責任,一些細節往往考驗著智慧。

“教職工的子女在校園里跑,父母能安心工作嗎?”堵不如疏,為了解決教職工的后顧之憂,李有毅對放學后的教職工子女進行統一管理,由工會專門安排一位老師對這些放學的孩子們進行輔導。“我希望在學校里,人人都是工作狀態。”

得罪人

“我們就是這么過來的,有什么不好嘛。家庭幸福,孩子表現也是不錯的,都行嘛。”再嚴厲的母親也有慈愛一面。說起兒子,李有毅一臉柔情,“因為管得少,他更加自立自主,工作上的事都是他自己操心,我沒怎么管。”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認同李有毅這種工作起來不要家的風格。

2006年李有毅剛上任校長之初,學校里有償家教成風。甚至有人說,“工資算什么,帶家教是多少倍的錢呢。”

在學校會議上,李有毅對有償家教表明零容忍態度后,沒有人吭聲響應。大家怕在會上支持了校長,傳出去會被孤立。

李有毅就干脆到學生宿舍、教師辦公室、教師休息室,一個個地查。

一天晚上8點多,李有毅帶著副校長去地下一層專供教師午休的休息室巡查。漆黑一片的樓道里,一點光從門縫里漏出來,還有輕微的聲音。

他們放輕了腳步走過去,“哪一位在里面啊?”

一聽李有毅的聲音,門是怎么都敲不開了。

她就硬等在門口。半個小時后,門開了,里面的人出來后不服氣地跟她辯:“我們不像你,你不要家我們還要家,我們要掙錢。”

“你要是拿這個作為你掙錢的方式,就失去了你作為教師的職業道德。”

當時,北京還沒對校園里的有償家教下達禁令。學校相關的制度也并不健全。李有毅不在全校大會上講,而是一個一個地去說,留足了面子的老師尤其服氣。

一根筋不如兩頭堵。李有毅同時狠抓課堂教學管理,把老師的精力引到課堂上。

“名師出高徒是永遠的真理。”李有毅有深刻的教學體會:我們一直倡導培養學生的能力,如果老師自身能力都不行,怎么培養學生呢?她不斷鼓勵老師參加比賽、評選,不是爭名逐利,是鼓勵老師們提升基本功,爭當優秀。

最令李有毅引以為傲的,“十二中自己培養出來的特級教師數量是(北京市的中學)最多的之一。”

來十二中掛職的老師、跟崗的校長一般會待上三個月到半年,臨走時會很感慨:“你們學校老師的狀態是真好,連走帶跑的,不是抱著卷子,就是在跟學生聊天。到了辦公室,一個個備課、看資料。”

“我不能講一個抱怨的都沒有,哪個單位都有層次不同的。”李有毅舉了個最近的例子,有個特級教師找到她想參評正高職稱。“我直接講不行。看似你寫的文章特別多,但功夫沒下到位。你的工作態度不是我滿意的。”一直講到了晚上8點多,“慢慢跟她講唄。”

老師抓學生,李有毅抓老師,寒暑假學生放假了,老師的培訓和考試剛剛開始。“我帶頭背,我老太太都能背,你們都能背下來。”李有毅當然知道,“這么干肯定得罪人啊。”

白糖溶于水

周瑾是高三2班的班主任,黃子晴和吳宇軒就在她班上。高三這個特殊時期里,班主任的陪伴對學生相當是一顆定心丸。早7點半到晚10點,周瑾都待在學校里,晨檢、早讀、課間操、午檢、答疑……今年她不巧得了帶狀皰疹,疼得不行也不放心離開。“你再不走就是傳染我們了。”在“威逼”下,她休息了半天去了趟醫院,又折回了學校。

高考后,有專家給李有毅發來祝賀短信:“你們(對學生)的‘加工’能力真強啊!”李有毅承認了這一點,“加工能力強是我們老師敬業啊。”

德育是潤物細無聲的。李有毅比喻說,“就像白糖溶入水中,你看不到它,但糖已經改變了水的性質。”高中三年,學生與老師們零距離接觸,身上必然會有老師的影子,學生的情感、智慧與老師的教育融合在一起。

周瑾對自己相處了一年的高三2班的孩子們這樣斷言:“他們之間,既是高考競爭對手,又會是一生的好朋友。”

“這些孩子特別愛問問題,一般來說,好學生容易自私。他們不會,一個人問,其他小伙伴都湊過來一起聽。我表揚了誰的思路好,其他人會為她鼓掌。”

高三這一年,吳宇軒一直是年級第一,黃子晴始終第二。“就在最后的高考,吳宇軒的成績波動到了全市第八,她知道成績后,第一個祝賀了黃子晴。”常年帶高三的周瑾老師注意到,每年“二模”前后就進入自主學習階段,這時學生的精神壓力幾乎到達峰值,一個個兩眼發直的。“老師能做的就是陪伴。”

看到辦公室有幾個女老師訂花,周瑾靈機一動,在講臺上擺了一束紫紅色的雛菊。“我希望你們頑強地綻放,和花比一比,看一看,誰堅持到最后。”

十二中不提倡死讀書,讀死書,學生的興趣發展空間非常大。學校有好些個金牌社團,每個學生都要參加社團活動,科技、藝術、體育、心理、社會實踐等五大教育在學校里都有廣泛普及和高端成績。

“除了班主任,其他老師都要根據特長申報在學校的第二任務。”李有毅說今年高考后是最開心的一年。“我的三個夢想,市長獎、奧賽五科拿獎,這些都實現了,再就是高考,現在第一名也有了。”

即使面臨高考壓力,班級生日會、班級詩詞大會、畢業學長交流、看電影、爬長城、游覽798藝術區等活動,都是在繁忙的高三開展的。

這符合李有毅一直倡導的,“比起知識,更重要的是培養學生的思維。”周瑾教數學,對此也深有體會:“現在用刷題套路,做北京高考題根本不行,題出得非常靈活,整體理念是想得多,算得少。”

2016年12月,世界知名數學家、數學菲爾茲獎第一位華人獲得者丘成桐在人大科學大講堂演講“科學與歷史”。人大特地將地點選在了一間大階梯教室里,就這樣,數學愛好者也早早擠滿了教室。

李有毅也在其中。61歲的她就在教室過道里,站著聽了一個半小時。完了,她罕見地發了一條朋友圈,“那也覺得值!”

澆水的人

初來豐臺,李有毅就被組織“盯”上了,從那時到現在,她一直是豐臺區連續四屆人大代表,后來成為北京市兩屆人大代表。2018年,成為全國政協委員,此前她曾是十屆北京市政協委員。

上全國兩會前,李有毅也像做教案似的備了個“課”。她在研究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名單時發現,來自基礎教育領域的人數比上一屆增加不少。“人多聲強”,人的比例在增加,話的分量就會增強。

對加強中小學生人格教育的呼吁,是李有毅今年在全國兩會上的發聲之一。在十二中,李有毅將人格教育內化在教學的各個過程中。

一個膽子大的學生跟李有毅反映:學校要求我們見到老師打招呼,但有的老師就好像沒聽到一樣。

后來,李有毅在國旗下的講話中,首先感謝了這個學生和反映的問題,贊揚學生應當有平等正義的信念。然后她又代表老師們向學生們道歉。最后,作為校長對老師們的言行提出了具體要求。

就這么一件小事,“在家長群里反響挺大的。”這讓李有毅有些沒想到。

北京十二中錢學森學校的創立,也是靠著一幫拼搏的老師打出了品牌。“校長周一到周五全部住校,真是拼了命在做。”

盡管現在是校領導,李有毅也不愛主動接觸領導。那會兒,在豐臺區人大參會,經常會一散,就見李有毅拎著包快速往出走。“一直給高三上數學課,沒有那么多精力。”

不功利,和有追求之間,并不矛盾。“追求不是為了名和利,才會成長得很快,而且經久不衰。”李有毅就是按照這個道理成長的。

孩子是祖國的花朵,教師是給花朵澆水的人。

“我的化學老師是清華大學的助教,數學老師是大學數學系副主任,外語老師來任教前差點留在了外交部,口語棒極啦!”“文革”中,正在上中學的李有毅得益于這些“大咖”老師們的教授,打下了堅牢的基礎。

在家里,李有毅相鄰的三個姐妹不需要父母督促,互相之間比著學。而父親每星期帶著李有毅去逛新華書店的習慣,也培養了她讀書的習慣和學習的興趣。1977年恢復高考時,李有毅考入了安徽師范大學數學系。

今天去看,“用最優秀的人培養更優秀的人”,是基礎教育前行的曙光。

十二中的樓道上,布滿了各類“校長獎學金”獲得者的簡介。李有毅就任校長后,拿出了她個人的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正高級教師和特級教師津貼以及所獲獎金等,從2010年起設立了“校長獎學金”,鼓勵優秀學生拔尖領跑,為學生樹立身邊的榜樣。現在,已經評選了9屆活動,有43個團體和119人獲得獎學金。

教師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擔任的,這是一門專業的職業。“但每一個人都要接受教育,教育可以影響人的一生。”李有毅非常認同任正非對基礎教育的看法———今天的孩子,就是二三十年后沖鋒的博士、碩士、專家、技師、技工、現代農民,代表社會為人類去作出貢獻。

是的,哪個時代,都需要這么一批掌燈者,以自己做芯,燃燒信念、責任和愛,照亮人類前途。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北京pk10开奖直播官网